扬州大学师范学院电话
www.43233lk.gov.cn.riyedengzai.top
御蝶坊电话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常州新城南都篮球馆电话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武陟达发物流电话
伊春河西三八饭店电话好吗
阜阳市公交公司电话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张江集团电话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锦州义县房产局电话
齐心庄园电话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北京超市门口电话
云南丙中洛镇派出所的电话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洛阳克里斯汀酒店前台电话
湖北螃蟹批发市场电话多少
临安十门峡大酒店 电话
保定电话号码有几位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汶上118电话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珠海百安物流电话
新疆野狼谷电话
济南中和娱乐电话 悦纯歌电话
濮阳黄河路李十二电话 烟台莱山红辣椒川菜电话
新桥机场货运站电话 苏湘会电话
弋阳曹溪的申通电话号码是多少? 北山村祥和饭店电话
尖尖角人民医院附近电话

日前,

东莞康华医院接诊了一名脐带脱垂的孕妇,

医生判断必须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

情况万分危急,

已经来不及实施麻醉,

医生果断为产妇进行了无麻醉的剖宫产!

从把孕妇推进产房,

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

前后仅仅用了4分钟。

这位忍受剧痛产下宝宝的母亲太伟大了。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永城大酒店电话

孕妇胎膜早破,

检查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

康华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天出诊时,产科副主任医师彭青湘接诊了一名胎膜早破的患者,该患者怀孕34+4周,尚未足月。

因这类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胎儿宫内缺氧甚至胎死宫内等危险,彭青湘随即安排其入院观察。

住院后的监测显示,该患者的胎心偏快,不排除胎儿缺氧的可能,医生建议她尽快实施剖宫产,但家属仍想再观察看看。

患者改变体位后,彭青湘再次听诊胎心,发现胎心率减慢至60~70次/分钟,怀疑是急性胎儿宫内窘迫。考虑到患者有胎膜早破病史,彭青湘担心会出现可怕的脐带脱垂,若果真是如此,那宝宝随时可能胎死腹中。

彭青湘立即指挥医生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并同时让所有医生、护士各就各位做好抢救准备。果然,进一步检查的结果是脐带脱垂!

婴儿随时胎死腹中!

实施无麻醉剖宫产!

彭青湘决定立即给孕妇实施剖宫产手术——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孩子取出,孩子才有存活的可能。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给孕妇实施麻醉了,医生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宫取出宝宝。

没有麻醉做剖宫产,孕妇可能因疼痛而发生各种危险情况,宝宝也可能已经不行,不管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产妇,这都是极大的考验!一群勇敢的医生和一个伟大的妈妈同心协力,就这样创造了奇迹——从把孕妇推进产房,到医生剖宫取出宝宝,前后仅用了4分钟。

宝宝清脆的啼音在产房响起,男婴,体重2050克!

这时,麻醉师也赶到产房,给产妇做了全身麻醉,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快乐之后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看着文字描述都觉得疼……

赞叹母爱的伟大:

女人不应该为了为母则刚的牌坊牺牲自己:

此事不值得提倡,有可能成为婆婆拒绝媳妇无痛分娩的理由:


特殊情境下的特殊选择,与伟大无关:


一大拨人感同身受: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儿……


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吓得不想生孩子了:

什么是“脐带脱垂”??

祈福医院业务副院长、妇产科主任蒋春林介绍,当脐带脱出于胎先露的下方,经宫颈进入阴道内,甚至经阴道显露于外阴部,称为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如果发现得晚或者处理不当,可导致脐带受压,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处理脐带脱垂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种考验,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过程。

蒋春林表示,如果产妇发生脐带脱垂,应该仰卧并将臀部抬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送到医院抢救。

在家如何知道胎儿好不好??

目前对胎儿在宫内情况的监护有三种方法:胎动计数、胎心监护、B超。后两种方法,都需要专业仪器和专业人士解读,只有胎动计数,是最实用也是最早反映出胎儿有危险的。

怀孕28~30周,胎动已经形成规律,孕妇一定要养成每天数胎动的习惯。连续胎动算做一次,一小时内胎动大于等于3次是正常的;或者早中晚各计一个小时的胎动,相加乘以4,结果大于30次是正常,小于20次算异常,小于10次随时发生胎死宫内。胎动次数、强度发生改变,一定要到医院去,到胎动消失才去,孩子可能就无法挽救了。

每一个妈妈都很伟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这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她们最辛苦的时候……

无麻醉的剖宫产到底有多疼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的话

看看下面这位妈妈的自述吧

她用接近“生剖”的方式产下宝宝

2017年9月18日,怀孕37周的准二胎妈妈苏女士如常前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产检。历次产检都显示一切正常,但当天胎心监护的结果却让医生脸色大变,立马安排她入院接受急诊手术。

无亲人陪护、无住院手续、无缴费的苏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多紧急,10多名各科医护人员已在手术室待命。时间紧迫,医生只能用最浅表的麻醉方法,接近“生剖”取出她腹中孩子。此时,距离她做胎心监护的时间只过去半小时,孩子爸爸甚至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

原来,胎心监护显示胎儿心率是异常凶险的正弦波形,提示胎儿严重宫内缺氧。出生后发现脐带扭了37圈,羊水已被胎便污染。所幸宝宝出生评分接近满分,十分健康。

有多年经验的妇产科专家感叹,有此结果,多亏手术及时、妈妈勇敢、宝宝命大。

妈妈自述“生剖”历程↓↓↓

以下是该产妇自述“剖宫产”惊魂过程(节选)

在那一刻,我的内心十分感动,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手术那么惊心动魄!在签了一堆手术预知后,我很快被推动手术室大门。

我被迅速的推到了22号手术室,医生护士很快就像轮轴一样马力全开。护士一边帮我做着术前准备,一边问我各种问题,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醒目,回答问题又快又准,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当医生得知我在一个小时前刚进食时,告知我只能用局麻。听说是局麻,我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再此几周前,我曾经问过川川,她说她当时剖腹产就是局麻,只是肚子那块麻醉了,整个人都还是清醒的,能清楚的感受到医生把她家女儿掏出来的全过程。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局麻那样独特,清醒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一个利器在划我的肚皮,我当时还以为是在肚皮上打麻药,同时麻醉师也将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放在我脸上。

紧接着我又感觉到第二次有东西划过肚皮,麻醉师随后告诉我,由于我刚吃完东西,打麻药会有危险,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局麻”(估计带防毒面具就是局麻),他们会尽量减轻我的痛苦。我不禁内心大喊:这哪里是什么局麻,不就是生剖啊!我还来不及提出任何抗议时,痛感袭来,医生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如果说顺产是十级阵痛,而我现在的感受是二十级以上的阵痛。我忍不住大喊起来,两名护士立刻按住我的双腿,医生也让我用手紧紧拽着床单,不让我动来动去!

很快我再次感受到三十级的痛感,医生开始将胎儿抱离我的子宫。伴随着小朋友的一声啼哭,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道,由于胎盘自身的快速剥离(其实这个剥离速度是非常危险的),四十级的痛感向我袭来,我很快陷入昏迷。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手术室,一名男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我家的男宝一切正常。

推出手术室外,见到等候在那里的张先森,我的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下午,胡主任特意来到病房看我,很开心的告诉我,小朋友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

为伟大的妈妈点zan,

为医生护士点zan

来源:广州日报(guangzhoudaily)

  • 昆明小西门步步高手机修理电话
  • 深圳桔城宾馆 电话
  • 雪峰生态园电话
  • 黑河知青博物馆景区电话
  • 商河家家乐蛋糕店电话
  • 天益游电话
  • 西直门凯德mall电话 2014-2015 版权所有 永川拼车电话